法官誓言:
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法官随笔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建设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马锡五审判方式与“三个至上”
文章来源:开平市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0-01-22 00:00    

获得中国法院网举办的“人民法官为人民”主题实践活动征文优秀作品奖,并在最高人民法院网发表

 

    看完了《苍天》,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伏。马锡五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火海中老百姓的婴儿;警卫员赵直被土匪活活烧死,他那悲痛欲绝的情景;带头为屈死的农民封三厚抬棺材;亲自为上门喊冤的苏大娘洗脚,并了解案情;他奉命调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老百姓举着火把到河边送行,山崖垂下一幅巨大标语,上面书写着苍厚遒劲的四个大字——“百姓青天”……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泪水,一个人民法官,为了建立和巩固边区政权,贡献了自己的一切,用自己的行动在践行着一个共产党员的“人民性”,我的内心感受到的是一次心灵的洗礼。

王胜俊院长对于《苍天》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他说过“马锡五审判方式”的精髓就是‘司法为民’,‘人民法官为人民’主题实践活动的核心也是‘司法为民’,两者的价值追求是一致的。” “如果我们的法官被老百姓称为‘平民法官’,那是对我们的最高赞誉,最大褒奖。”平民法官,正是马锡五的一生写照。        

全剧中出现的最多的就是“菩萨”二字,“只有你将人民当菩萨,人民才会将你当菩萨来供奉”,“老百姓是共产党的活菩萨”,《苍天》用朴实的语言、感人的事迹还原真实的历史,纯朴中又带有浪漫主义的诗情,很真实,很美好的一部史诗式的巨作。带着对人民群众的深厚感情去工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不容易,倘若没有一种民为本的思想,没有对群众的深厚感情,是不可能做到象他那样每一件案件都能抓住本质,从而在当事人的内心解决问题。正所谓:心系群众鱼得水,背离群众树断根。

马锡五的审判方式被西方国家称为“东方式审判经验”。他把法庭带到了广大农民的田间、地头,带到了劳苦大众中去,这本身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变革,他的审判方式是以老百姓为根本的,是为老百姓服务的,这就改变了亘古以来,官为本的思想理念。其灵活便利和乡土化的特点对于农村法律素养较低的老百姓非常适用,这就是马锡五审判方式的一大特色。看了这部电视剧,我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一个问题久久的萦绕在我的心头,到底是法律知识重要还是对人民的感情重要?

近年来,民事审判方式被现代化、程序化所取代,深入群众、调查研究逐渐由常规变成了例外,坐堂问案成了定律。一提到诉讼,想到的就是西方法庭里的那些高高在上的法官,只会根据当事人的辨论而敲起法槌的那些冷漠的法官面孔……其实就算在美国,法院也并非冷漠与不近人情的。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很有名的史蒂芬.莫里斯所写的《权力的维护》中就有过著名的论述,“法院要想有权威,就必须有原则,而不能全听民意;但法院要全不听民意,那自然也会在民众中失去权威。”因此在标榜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制度的美国,她的最高法院在罗斯福新政期间也曾面临这个问题,最后也不得不向民意让步。

目前我国法院民事审判人员的一个明显特点是年轻化、专业化与职业化,但是这些年轻的同志社会阅历较浅,对乡土人情知之甚少,缺乏对传统审判经验的继承,使法院工作和人民群众距离在拉大。因此,在现阶段推行马锡五审判方式,让法官走出法院去阅读社会国情,加强传统审判经验的学习,对我国法制事业的推进将大有裨益。如果现代的法官不能理解乡土社会中特有的交往规则与秩序观念,脱离我国的国情与传统风俗习惯,他所作出的判决不能契合争议双方对于公正的想象与期待,那么不但不能排除纠纷,反而会引发更多的纠纷,无法想象用西方的法律程序去处理马锡五曾经处理过的那些典型案例,恐怕只会被老百姓骂死,更无法达到好的社会效果。西方发达国家的东西,搬到中国来就不一定适用,同时也说明了在法治建设过程中坚持走中国特色道路的可行性和重要性。

纵观现实,马锡五在特定历史背景下所采用的审判方式,在广大的农村基层,——也就是生产力低下的熟人社会,仍有其生命力,民事诉讼应该着重调解;而对于沿海等经济发达的地区——所谓陌生人的社会,则需要一套正规化的程序,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按照自愿原则进行调解。法律是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发展的,诉讼程序也需要与时俱进,从世界法治发展的潮流看,社会发展愈先进,司法的程序也就愈精密与复杂,我们学习马锡五,主要还是要学习他那种亲和的、民主的、以理服人的真挚感情和工作精神。我觉得我终于找到了答案,法律知识重要,对人民的感情同样重要!马锡五的精神,用三个至上来总结最为恰当,正是因为他牢记党的宗旨,坚持党的事业至上,坚持人民的利益至上,坚持宪法法律至上,才不愧为“百姓青天”这个称号。

对马锡五印象最深刻的,应属当年告状的封捧儿,她在今年已达八十五岁高龄见到记者时,仍然饱含深情,并说是马专员给了她幸福。年轻的时候,她曾写过一封信,信中说道:“我见过几次马专员,他对我们的影响是:对人热情,没有官架子,办事细心,处理问题果断,在群众中威信也很高,称之为马晴天……”她说年轻的时候识字不多,在信中将青天写成了晴天!但在我看来,晴天也是对的,是的,自从共产党在陕甘宁边区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司法的晴天就已经到来!《苍天》中马专员在结束时的一句“中国万岁”,正昭示着司法的晴天已经到来,属于新中国的时代已经到来。

 

作者:余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