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誓言:
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法官随笔 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建设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读 树
文章来源:开平市人民法院    发布时间:2010-01-22 00:00    

获得江门市委举办的“科学发展与我的生活”三等奖

 

蜿蜒的山路,高大的林木,金色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穿过,似雾,似阳光的雨点,轻轻的洒落在地上,一辆宽敞的军车在森林里盘旋而上,车上的我“格格”的笑声响彻云霄……一觉醒来, 原来是在梦里, 我又见到了树,又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小时候的我看得最多的是树, 读得最多的也是树。树在我的眼里都是有灵气的,它不屈的精神,顽强的生命力,总是令我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地感动。

我的童年是跟随父亲在海南军区的部队里度过的。海南省中部的纯天然原生态森林,处处充满了原始的生气,大片如浓酒般狂肆的绿色令人心醉,千姿百态、各种各样的大树总是让我无法忘记,令我魂牵梦绕。红松,白桦,木棉,三角枫,橡树,锻树,菩提……数也数不尽的品种, 它们生于自然,长于天然的林木或苍劲葱茏,或正直凛然,或婀娜多姿,吸山川之灵气,浴大地之清辉,承甘露之润泽,得日月之精华,矗立在寂寂的山谷中。

在我七岁那年, 父亲要转业了。他带着我最后一次上山,他说要采伐木材做一个衣柜。几个战友帮父亲将一棵高大的锻树锯断,我在旁边哭:“不要锯它,它会痛的……” 父亲说:“傻妞,不锯掉它怎么给你做衣柜,爸爸要给你做最好的衣柜带回家乡!”就这样,一棵高大的锻树被锯倒了……对人要求甚少, 完全无私地奉献, 这就是我记忆里的树。

我是依依不舍地告别了那一座座的大山,一棵棵的苍天大树。

一九八二年,我跟随父亲从海南省回到了家乡——全国著名的侨乡广东省开平市。父亲分配到了开平市人民法院的蚬冈镇法庭工作。

回到了开平,庆幸的是,开平也是处处有着诗一般的树。南方最多的就是巴金笔下《小鸟天堂》里的“这美丽的南国的树”——榕树。在蚬冈法庭和宿舍的门外,枝繁叶茂的榕树遮挡住大片的阳光,我经常就在树下看书,空气中濡润着一股林木的味道,沁人心脾,人坐在树下,感到清新的惬意。

不足一百平方米的旧法庭是一间低矮的平房,离镇政府很近。法庭里仅有一个审判庭,一部电话、几张破旧的办公桌就是整个法庭的全部装备。整个小镇里的大小纷纷,平凡琐事就在这个小小的法庭里解决。闷热的夏天,法庭门外的大榕树下也就成了调解的好地方,在清凉的树荫下,人的心也平静下来,在国徽的肃穆中,在法官的耐心说服下,一些案件也就得以顺利和解,那时,大伙都说,这树的作用可真不小呵。

开平市是碉楼之乡,开平碉楼与村落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其中被誉为五星级的碉楼——最豪华的瑞石楼就座落在蚬冈镇,蔚为壮观的碉楼与镇政府的低矮平房相比,极不协调。我总是想:什么时候,法庭可以跟那些高大的碉楼一样庄重漂亮…

五年后,父亲调回了开平市法院工作,我又跟随父亲住在了位于市区的法院旧办公楼里。办公楼一共五层,只有一千六百平方米,一至三层是办公楼,四至五楼是宿舍。当时法院的干警不过四十多人,大家都住在四楼和五楼的宿舍里。就象七十二家房客里所描写的一样,既有苦,也有乐。挤在一个厨房里炒菜,洗个澡要等半天,但我们就这样乐融融地相处。这一边,当事人找上门来,院领导下班了也还要在那里给当事人做思想工作;那一边,张法官的调皮儿子竟然跑到楼顶的蓄水池洗澡,张法官拿着鸡毛禅子追着儿子跑,大家笑成一团……

如今,我也有幸成为了开平法院的一名干警,继续跟随法院一同走过春夏秋冬。

在省法院和当地政府的关怀下,经过院党组的筹划与全体干警艰辛的付出,二OO三年五月,开平法院搬进了新的办公大楼。办公大楼占地15亩,屹立在开平市区风光旖旎的潭江河畔。

很多人都说远远看去,开平法院不象一座机关,更象一间酒店,花圃里的花正盛开,树都苍翠,小鸟在树上叽叽喳喳,一派和美的景象。只有走近它,看到大院内正中矗立的独角兽才令人顿生威严之感。

新的法院审判大楼内外都种满了树木,有海南菩提,椰树,榕树,紫荆,玉兰,七里香……美不胜收, 花香醉人。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法院大院内一棵十几米高的金叶大榕树了,跟一般的垂叶榕树不同,它外表清秀,树干高大,婉如一位英姿飒爽的军人。看到这么美的树,大家都对它赞不绝口。自从干警们踏进了这新的环境里,这树,好象有灵气似的,焕发出无穷的生命力,长得更加高大,挺拔,一年内树干就增加了近一倍,令人叹为观止。一位路过的长者曾感叹:这里聚集了人间的正气,所以它才如此的茂盛吧。

我又可以在树下读书,看书,同时也在读树,看树。因为一棵树,就是一本书,每一棵树都有着不同的姿态,每一棵树都有着它独特的个性。高大的树总是巍巍庄重,气势不凡,无论外面的世界是喧嚣还是浮噪,它都能静若处子,在固守着它的灵魂,向我们展现一个智者的气度。

而在此时,法院的改革,也在大刀阔斧地进行着,二OO四年年底,广东省高级法院将全省人民法庭的数量由1014个精简到392个,对法官不足3人,年办案数不足100件的城镇人民法庭进行撤并,实行集中办公,集中管理,有效利用、分配好有限的公共资源,实现了公共资源的优化配置。开平法院按照省法院的要求对15个法庭进行资源整合,将原来的“一镇一庭”格局撤并为五个中心人民法庭。

OO七年,在阳光明媚的二月,五个中心人民法庭全部落成启用,每个法庭使用面积近1500平方米,基础设施基本完善,实现了与省法院三级联网及审判流程信息化建设,用现代科学践行着公正与效率的主题。其中的赤坎法庭融入碉楼中西合璧的元素,增加一个巴洛克风格的圆形穹顶,成为赤坎镇一座标志性的建筑物,受到了各方的好评。人民法庭终于可以和世界遗产的碉楼一同绽放它绰约的风姿,一同向世人展示司法的形象与权威。真想不到, 儿时的梦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实现了, 感动在心头涌动, 阳光, 祖国, 开平法院的每一次兑变都在印证着时代的脉搏, 历史的变迁。

看着祖国大地那一棵棵,一排排,一片片的树木,自豪感从心中涌起,这正是我们的一个法官,一所法庭,一座法院,乃至整个法官群体的写照!

 

作者:余小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