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誓言:
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努力奋斗!
法官随笔 您所在位置: 首页法院建设法院文化法官随笔
难以“梦断”的思念 ——海南行记(之二)
发布时间:2017-05-03    

 

难以“梦断”的思念

      ——海南行记(之二) 

 开平市人民法院    退休干部:周长安

 

四十年的时间,说长不算很长,说短不算长短。人在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就是一种缘份。人海茫茫,擦肩而过的人无数,能结交的人的确不多,能深交的人更是很少。唯有曾经一起当过兵,就是一种生命的机缘。

一九七五年一月三日当部队首长领着我们迈进绿色的军营(通什黎苗族自治州文化市驻地),经过了新兵三个月紧张训练后被分到三排九班,成了陈大天班长麾下战斗班的一员。因为跟班长分别后一晃就是四十年,在我印象中班长身高约1.7米,当年他穿衣、戴帽、军容风纪仪表十分讲究,是个魁梧的男汉子。虽然脸旦有点黑,看上去还是很帅的。我们在一个班相处时间仅仅一年,咱同训练、同休息、同劳动、同学习,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班长他言传身教,教诲我们四位新兵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军人。我们从班长到副班长、新老兵之间的关系十分亲密,军营里给我们无数个“一起”,在日常生活中咱一起打扫营房、一起浇水种菜、一起开班务会、一起说说笑笑;有任务时一起上,有困难时一起帮……因为我们是一个班的战斗小集体,谁也分不开,我们每天就是如此。当年的汗水、泪水、号声、歌声、枪声汇聚了我们的战斗情谊!

在“战友”这个称谓中不是一句话能说得清楚的,战友之情,这令无数军人无限留恋着的情怀。一九七六年三月全军进行整编,我们75年入伍大部份新兵要调到步兵三九五团,当离开防化连那天早上班长还特意为我们送行。这次依依不舍的道别就是四十年,在我脑子里只知道班长是海南陵水人,一九七九年三月我在三九五团提了干,连队两次来到班长老家陵水黎安海边射击,也曾四处打听,因没有班长详细地址只可失联这么长的时间。在我的回忆中当年班长志趣无处不在,能说会写,能唱会跳。而且是一位心直口快豪爽的人,在日常生活上处处关爱呵护着我们几位新战士,虽然咱来自五湖四海,讲着不同的家乡语言,但是我们一起抵足而眠,诉说心事,老班长莫过是当年的兄长。

四十年的时光里,也曾有好几回梦见到老班长您在同班里战友的身边开怀大笑,梦见您在野营路上打响“咯、咯”快板声,有多少回在我脑海里闪回,在心里对老班长的惦念和寻找的念头从未断过,每每从睡梦中醒来,这些梦是甜蜜的,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幸福感,但一切终能如愿。2015年下半年与我同年入伍一个班的战友肖胜辉(潮汕籍)提供老班长的电话。随后我拨通班长的电话,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奔湧,这回总听到了班长当年和蔼亲切的语声在我耳朵里回荡,似乎又回到了四十年前那热火的场面。是的,四十年时光就这样中断我俩之间无限思念的情感!通话中班长特意邀请我全家人一定要安排时间到海南见面,说实话我的心情与老班长一样,渴望着早日见面的那一天!

 

跨过琼州海峡见老班长去

 

二○一六年五月五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原我步兵三九五团在海南琼海市举行纪念参加法卡山战斗三十五周年活动。借此机会,一定挤出时间到陵水去拜见老班长,我全家一早从海口出发来到琼海报到,午饭后简单休息一会。下午活动开始了,我召集连队的战友整队后带进会场就座,接着上到舞台向团首长打了个招呼,急于要去见班长,所以放弃了下午会议、集体合照、晚宴、观看文艺表演等。因为从琼海到陵水还有110公里。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是下午四点钟了,赶紧叫儿子开车经过一个多小时车程终于顺利抵达陵水县城。按导航设定的(陵水县供电局)方向定位,老班长已在供电局门口的马路边等候我全家到来。四十年后一见,咱俩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依老班长的热情安排先到了酒店休息一会,准备共聚晚餐。

 

一张泛黄色的半身“黑白照”

 

老班长与我在不同的时间段已缷下难舍的军装,离开了绿色的军营。在这数十年里也许我俩仍然渴望和呼唤着同班战友的名字,也许各自想尽一切办法去寻找去联系各位战友的去向。因我们曾经是一名军人,在咱的生命里有过一段不平凡的战斗情谊,有过一段难忘的历史。一朝战友,一世兄弟!战友情谊,不曾拥有就不知其纯粹。住进酒店后我爱人第一时间去煮开水泡上两杯茶递过来,班长当时不急于喝茶,他突然站起来顺手从裤后袋拿出了钱包。我当时感到莫名其妙班长拿钱包干啥?难道要付茶水费给我爱人,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班长从钱包里取出的不是人民币,而是一张半身黑白合照,接着说:小周,这是我俩唯一的一张合照,这么多年我一直把它保存好好的,因为是代表我俩感情的深度!当我从班长手里接过相片一看,真感到很惊讶,想不到还有我与班长的合照,看上去相片有些泛黄了。我立即走到隔壁房间叫儿子拿单板机过来,将这张弥贵相片重拍下来。当时我心里也感到很自豪地对儿子说:这是你老爸当兵第一年与班长半身照。这张照片虽然已有点泛黄,但在我心中仍留下难忘的回忆。

一张黑白照,应该说是一种回味、品味。所谓回味:就是全班并肩战斗的往事;所谓品味:就是与老班长各自人生几十年的甜酸苦辣。因为我俩都是从青年、中年、老年这三个阶段走过,当年青春容貌到如今已成了白发的老头。日月如梭,但时光的流水冲不淡这张照片的记忆。

 

清水湾观海

 

清水湾是陵水一个观海景区之一,五月六日咱一起用完早餐后班长带着我一家来到了清水湾。对于儿媳、孙子在城市生活的人来说,也不知道水多深、海有多宽、浪有多大、海水有多清?梦幻中的大海这回终于如愿了。

五月的海南,骄阳似火,酷暑难挡。我们车来到停车场停泊后,我们顺着人行水泥路延伸来到大海边,这天上午儿子一家三口统一穿上印有长颈鹿黄色夏天亲子装,尽管临近午时来观海的人数不多,但大海的浪涛声把他们所吸引,见到海浪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岸边细软的沙滩,儿子他三口干脆把鞋子脱掉,打着光脚拉住小孩的手在沙滩边走边观赏大海的浪涛,当他(她)们走着走着,身后留下一串串的大小脚印,要想留下人生的脚印还真不容易?大海里的巨浪顺潮到岸边而退,浪涛的冲力把沙子掩盖了他们所留下的脚印,不留一点痕迹。容易留下的东西也容易让海浪轻轻抹掉……但在他们脑海里却多少留下点记忆,这回也领略了海阔天空的抒怀。

在清水湾观海、玩沙一阵子,随后按原路返回的路上我突然来到路边一棵长得约3米高椰子树下停了下来,偏要老班长在这棵嫩椰子树下再次拍下40年后的留影。当时老班长可能不明白我的心思,因为我俩的年岁已是六秩之余的人,不想在远处那些老椰子树那么快一天天老去……但在笔者的心底不就是让我俩与同这棵嫩椰子树那样能唤发出更大的活力,享受更多美丽的夕阳晚霞。

 

椰田古寨

 

陵水县的行政称谓: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简称陵水县。上世纪国产战斗故事片“红色娘子军”电影中有许多题材是在陵水县区域内所拍。海南提升为国际旅游岛,近几年端午节大型“国际龙舟赛”都在这里举行,吸引了不少中外游客到这里观赏。陵水,是黎苗族同胞盘居较多居住地,也有部份汉族等多民族的生活地方。班长出生地也在这里,算得上一个地道(汉族)陵水人,他对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风土人情了如指掌。

二○一六年五月六日咱一起用过早餐后,班长亲自驾车引领我们来到陵水县英州镇“椰田古寨”,当我们车子来到景点指定停车场后,班长的哥们兄弟从停车场另一侧走过来。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班长已提前叫他兄弟做好接待有关细节,当我们下车后带着我们(免费)进到景区里头游览参观。椰田古寨正门用木头搭建成很有气派民族风情的古楼,在古楼中间位置雕刻“椰田古寨”四个大字。在寨子里设有一个占地面积比较大的陈列馆,馆内第一个展厅两边摆设了黎族同胞他们祖辈所用过的刀耕火种的原始工具:犁、耙、铲、锄、弓箭、砍刀、镰刀、火镰石等以及日常生活工具。当我们进至另一侧拐弯处见到一位60多岁老太婆穿着自己织布的黎族服装,她正在简易织布架上手工操作着,以娴熟的手艺织布表演供游客观赏。在海南五指山地区,不管是黎族还是苗族,他们的祖先所穿的衣服都是通过手工编织而成,而且织出来的面料上还绣上具有民族代表标志的图案。往前走时我们又见到一位约50岁黎族妇女手里捏着一把瓷泥巴,在人工操作小转盘上操作着,不一会工夫做成了一个泥瓷小用具,在操作台旁边桌子上整整齐齐摆设已做好的牛、羊、马、狗这些生肖及泥碗、泥坛等用具。

我们边走边看,不知不觉来到古寨中心位置,行人道两边竹架上全用竹子编织而成各款式的竹帽子,其中有:渔民帽、古代官衔帽、太阳帽、防雨帽,这些帽子专供游客用来拍照,有喜欢的也可以买上一两顶回去作留念。我爱人、儿媳对这些帽子感到十分兴趣,也顺手牵羊选择不同样式的帽子拍下几张雅趣的照片。

 

比武招亲

 

当进到寨里的第二道牌坊关卡时,两边站着有十个多个年轻貌众黎族姑娘,穿着漂亮民族服装,边唱歌、边跳舞。见到客人到来并彬彬有礼,打着欢迎的手势来迎接远方客人。有的游客还单独与小姑娘一起合照。当我们来到西北角位置上见到木架上摆上几行大、中、小整个牛头带角的骸骨,也许有个别胆量小的游客见到心里多少有点慌。我与老班并肩前行边走边聊,因为几十年没见了,谈论往事幽默风趣,突然被旁边一块空地正在跳竹竿舞的一群男女青年的歌声、竹竿声所打断。当来到招亲比武台,比武台成四方型,每一边约2米宽,四周用麻绳扎上大竹杆,中间是离空的,主要用于高手踩着竹杆攀登比武。比武台下方侧边有一间单独茅草房,竹门中间贴上“双喜”大红字,称为:“洞房”。在门口一侧有位用木头雕塑成约1.6米高黎族肖女像站在那里,两眼目视着比武台,期盼着能找到一位称心如意的郎君。在比武台另一侧还专门竖起一幅比武招亲牌,并公示比武招亲宣言:“比武招亲,为黎族古代的方式之一。由女方设下,邀请未婚男士参与,以武功最好者获得。比武方式多种多样,总结有文斗和武斗两种。文斗则比吹树叶、唱黎歌、弹黎曲等。女方如有中意者,则会出闺房以示好感。武斗则比刀枪棍棒拳脚,最著名的是钱铃双刀比试”。通过比试方式来娶亲。只可惜当天没有看到比武娶亲的热闹场面。多少有点遗憾!笔者在此也呼吁咱开平未婚的(男士)武林高手也可到海南陵水去参加比武,碰碰运气,说不定带上一位免费美丽漂亮的黎族姑娘回家作伴侣。

游览椰田古寨完后,老班长与我一家延着出口通道路过不少购物档位,见到了许多各种各样少数民族特色吉祥物的纪念品。当来到专卖民族童装档位时,我叫档主拿过来一套纯麻料夏天男童装给小孙子试衣,老班长他反应很快马上转过身子回过头来用大力气拉着我的手不让我付款。并说:“这套童装算是我当长辈买给小家伙作个留念。”没办法,班长的“圣旨”,我只能尊令。物小情义重,班长的好意只可笑纳了。我们一起走出古寨后开车到一家饭店共聚午饭,随后向海口方向返回。

 

贴近老班长,方知一、二事

 

防化连一别,俩人之间相隔距离不到一千公里,弹指一挥间四十年过去了。心里无时无刻惦念老班长您在哪里,现在过得怎么样?这次重逢,虽然各自容颜已改,但咱俩友情更深。尽管见面时间不长,也只短留一天一夜,与老班长近距离亲切交谈,方知他退伍后工作生活的一些概况。

 

(一)善待自己,笑对人生

 

俗话说:铁打营盘流水的兵。老班长一九七三年入伍,一九七七年三月退伍。七十年代当上五年兵可真不容易,五年兵意味着什么?一是超期服兵役,留队为部队做好传、帮、带;二是训练尖子为部队提供可造之材(预备干部苗子)简称为:“干苗”。也许因当时提干指标有限,班长只可收拾行装告别了军营。

班长退伍回到老家后,不象别的退伍兵那样凭在部队服役一点政治光环急着去找姑娘谈恋爱,而班长他首先考虑是自己的前途与命运。先后在老家黎安镇岭仔村委会挂职民兵营任教导员,19788月才进到陵水县水电系统工作。在基层工作期间搞过测量、当过后勤总务、线路班长、保安队长,这些年也获取了不少政治荣誉。直到20097月退休,目前仍任陵水电网离、退休党支部书记。在班长的简历中不难发现,退伍后长达五年在村委会度过真不容易。当时他父亲任陵水县水利局小妹水利管理处主任(科级),七十年代的中期,就凭他父亲的职务影响力及人脉关系,完全可以在机关单位谋一职位。班长回忆说:“我父亲这一代的干部思想太‘革命了,不像现在某些官员处处为自己后代着想。作为儿子我当时也理解父亲的一番苦心。”是啊!天下有那个父亲不疼爱自己的儿子,有谁不想为儿子架桥铺路,但他父亲是个忠厚老实人,没有利用职权为自己的儿子“量身裁衣”,而是把儿子放到离县城有二十多公里吊罗山区去锻炼。那个年代的干部确实是这样,严格自律,不徇私情,以自身良好的品质影响教育后代,无愧是那个时代的风范,值得我们后人敬佩、学习、点赞!

班长他父亲所留下不是房子、票子,而是一笔自强不息、艰苦奋斗宝贵精神财富。三十一年风雨工作历程也见证了班长在人生的坐标中不为官衔所碌,不为名利所图,而是以一颗平常坦荡的心态善待自己,笑对人生。

 

(二)患得患失,曾经拼搏过

 

说起海岛,四季如春,阳光雨露充沛,无处不是丰润葱郁。在文昌、琼海、陵水、万宁、三亚等靠近大海边的县市,不刚是种植,而且在养殖方面享有独特地理天然条件,这给投资者提供了一个良好创业环境。但是海南属于亚热带,每年台风所经过登陆最多地区之一,对于养殖、种植可以说道是三分运气七分风险,有时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眼看丰收在望,突然一场台风什么都废掉了,真惨啊!这是对创业者是一种打击和挑战!

海南作为国际旅游岛,让人们享受蓝天绿草,没有工厂污染,全靠旅游、种植、养殖、开发海洋资源为主要经济命脉。全岛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普通收入较低,日常生活中承受了养家糊口的压力,也只可利用8小时以外搞点实业弥补。但他们都知道为什么而生活去奋斗,知道应干什么,会设定自己生活中的目标,而沿着这个目标而去努力。老班长从19938月至199610月,在他老家岭仔村海边进行人工连接鱼排,采用3×4米网箱养殖石斑鱼,在养殖过程中可能缺乏了养殖经验及天气等方面影响,几年辛辛苦苦过来了,总的收入不太理想。班长是个很精灵的人,及时调整了创业的思路,从2001年到2005年间在家乡另一个港湾海滩养殖南美“对虾”四十多亩,几年付出总算没亏没赚,总帐打个平手。在创业艰辛的路上这个风险还要“冒”下去吗?班长经过冷静换位思考,总结经验,吸取了教训。将从原来养殖能指挥千兵万马(鱼、虾)的“海军司令”转变为种植的“陆军参谋长”,这回小周给老班长您奉上官衔也不小吧!20013月至现在,在他家原分配自留地上种上三十多亩芒果。

20173月初,与班长同年入伍的湖南籍陈友山战友专程来陵水看望他。说起他俩很有缘份,同在一个排、同年当班长,同是姓陈。够有意思,也许一千年前他俩还是一家呢?两人之间知己知彼,也称得上患难与共的战友、哥们兄弟了。他俩还特意来到已挂果的芒果园拍照,并通过微信发来给我浏览。在这里笔者献羞几句:“芒果甜、芒果香;战友见面肩并肩。您挥手,我扬手;欢迎各位来摘果”。

这次海南行出发的前夕,我与老班长通过几次电话,略知班长有过一段创业的“故事”,本想借这次见面的机会来采集一些题材。但老班长很谦虚地说:“小周,班长退伍后没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没有什么可写的”,自从海南回来后我接一连二去电话与班长交谈,班长出于内心感慨说出有关创业基本情况。笔者不是为了讨好班长的欢心,而是客观将其在创业路上所付出的心血、汗水这种难得可贵的精神记载下来,让后人在人生前行中去思考吧!班长,不管创业成功与否,您始终没有放弃,患得患失都能客观从容面对。能以军人坚强的毅力去拼搏,在前进和后退选择了其一,前者是胜利者,您还是明智选择了前者。因为在您的人生中曾经去努力过、奋斗过……

 

  

 

海南,长夏无冬。蓝天、白云、阳光,海风、海浪、沙滩在光影中交织,把海岛描绘一副别致美丽的拼图。其独特迷人的热带风光,令人心旷神怡的自然环境,奇特绚丽的海洋资源,质朴淳厚的民族风情而闻名于世。尤其是椰子树自然成了一道风景线的特有标识,是大自然的厚增,也是值得每一位海南人的骄傲。

笔者在这块热土上从军旅生涯十三个春秋,1986年底离开了海岛回归地方工作。因公因私重回海南不少于十几次,每次当轮船靠码头上岸时脑子里联想很多,每次心里不一样的感受。特别是撤区立省以来各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勇敢的海南人民用智慧和勤劳双手建设着自己美好的家园。虽然当年在部队时也走遍了全岛的东西南北中,但是海南人的人情世故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刚入伍在防化连的新兵班长黄守强(文昌人),下了班排班长陈大天(陵水人),第二年(76)因部队整编调到步兵三九团二营机炮连的班长邓安良(乐东人),当年连长云大桐(文昌人)。人世间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合,所当过我的大、小领导全是海南人,都是好上司。这就是缘份。“美不美故乡水,亲不亲故乡人”,我与海南人结下不解之缘,也可以说:海南是我的“第二故乡”,也算是其中一份子吧!

这次海南行,抹去往次心坎上那种忧感而变成了喜悦。笔者认为有大三喜:一喜是我团198155日在广西边境参加法卡的战斗三十五周年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全国各地的战友不约而同汇聚在琼海市嘉威大酒店,与会的当年团首长、战友们见面,再次重温团队战斗集体的光荣史。同时,也让我的内人、儿媳、孙子感受一下部队庆典活动的氛围。二喜是我当年时任连长的连队(团直属八二无座力炮连)这班兄弟自从1983年后大家分别不同时间离开部队,一别三十多年,这次能相聚在海口嘉凯皇冠酒店。战友重逢,握手、问候、热泪、拥抱。晚宴举杯同庆,大家乐笑开怀。一张全连集体照,留下了当年战友们的面孔。三喜是望穿天涯找战友,这回与失联的老班长一见如旧,即使脱下了军装,我俩感情依旧拥有。见面那一刻,从内心肺腑之言感出自己的心声:“班长好”,相见一笑。终于圆了我找班长这个梦。

这次旅程时间虽短,但情义之深,在旅行车后箱里装满了老班长送的菠萝蜜、芒果、椰子、海鲜鱼干等,也把班长全家心情厚意满载回到了开平老家。在这里再次向老班长全家深表谢意!

  

2017329